喜欢和爱之间

编辑:大道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21:09:36
编辑 锁定
《喜欢和爱之间》是2000年出版的图书,作者是乔叶。
书    名
喜欢和爱之间
作    者
乔叶
ISBN
7-5078-1918-3/I.166
出版时间
2000.10

喜欢和爱之间基本信息

编辑
字数:120000
版次:2000年10月北京第1版
印次:2000年10月第1次印刷
页数:174
价格:¥10.00
在紫陌红尘中
是否每一位男性都在寻找一位真正的红颜知己
是否每一位女性都在渴望做一位真正的红颜知己
她们终于让自己的才华倾情而出
她们是如此年轻 美丽
让人惊异她们的清醒 理性
她们在不断追求优秀于完美 坚强与独立
她们默守善良 相信爱情 信守承诺......
活着也许非常艰难
但 爱却如此简单
......

喜欢和爱之间目录

编辑
关于信仰的故事
永不言痛
钻石的心
路远无轻
沉默的羔羊
酿酒的佐料
和自己下棋
痛感与生命
面壁与面窗
坐在最后一排
祖母走进菜园
父亲
母亲针
扫帚
一棵开花的树
在水上跳舞的石头
苍耳
花儿与果实
上帝最爱的人
生命的真相
大师的风范
婚姻的尊严
破碎的美丽
如果没有那只鸟
事与人
苹果的伤痕
纯粹的勇气
天上的雨和眼里的泪
灵感与思想
爱情喷泉
他不知道
敬畏小路
剑胆琴心
人生定格记
你敢看我的眼睛吗
心情阳台
抬头望天
沉默的棋盘
在水上写字
有一种桥 永走不尽
浪漫的公式
雀斑与金戒
在爆米花的芳香里
你查字典了吗
最美的书包
请别同情我
阳光的传说

喜欢和爱之间书籍摘要

编辑
沉默的棋盘
青梅竹马。他和她也许应当是属于这种。他们从小在一所大杂院中长在,一起上学,一起回家。谁早了就叫另一个人,谁晚了也等另一个人。挨批评受表扬做作业干家务似乎都是两个人共同面对的事。就是玩儿,两个人也串通感染着彼此的兴趣:他陪她跳皮筋,她也跟他支捅马蜂窝。
他们还都很欢下跳棋。
杂院里的孩子们都 喜欢下跳棋,常常举行不规则的跳棋比赛。女孩儿和女孩儿比。男孩儿和男孩儿比。女孩儿里她总是冠军中,男孩儿里他总是冠军。于是他和她就有了两个很和谐的绰号“跳棋王子”和“跳棋王后”。
王子和王后也得比赛。
她的子儿总是比他跳得快。她会灵巧地搭桥,会严密地堵路,也会机敏地借用他的子儿。他呢,总是那么老老实实地任她搭桥,任她堵路,任她借自己的子儿。有时候她有个把子儿不小心落到了后面拖了后腿,他也总会落下比她更多的子儿。她老是笑他“笨”,却又得意着自己的聪明。嘲弄他的时候,她的眼睛微微斜睨着,嘴角微微上翘着,模样十分可爱。
他喜欢她这个样子。
他们就这样在棋子儿的跳跃中上完了小学,考上了初中。那时候,他还不觉得她和自己的将来会有什么不同,总想着日子就会这么一天一天简单地过下去,永远也不会停息,永远也不会被风吹起波澜。
一天下午,他们做完作业,刚刚码好棋子儿,院子外面忽然一阵喧嚣。一群人担着一副担架走进院子里。担架上面静静地躺着一个身材修长的人——是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车祸而亡。
那些日子,她没日没夜地哭。哭累了就呆呆地坐着,像一根竹子,一节节地瘦了下去。她的母亲长年有病,弟弟不很弱小。一家人原本就是靠父亲过活的。可是,柱子倒了。柱子倒了这个家的砖砖瓦瓦就全落到了她的肩上。而她,才刚刚十四岁。
她哭,他远远地陪着她哭。他从小没了母亲,她的痛苦唤起了他深埋的辛酸和感伤。她不哭的时候,他就远远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那几天,她长大了许多。
终于有一天,她告诉他:她不上学了,她要去街道的工厂去上班。
“可是,你年龄不够……”他嗫嚅道。
“没关系,年龄可以虚报。我个子大,肯定过得了关。”她似乎很有经验地说。
“那,咱们还能下棋吗?”
“当然能。你放学了我下班了咱们就下。”她脆脆地说。他憨憨地笑了。
自那以后,他多了个心眼儿。家里有了废纸箱空瓶子空易拉罐什么的,他都偷偷地拿出去换成钱自己留着。父亲给的零花钱他再没花过一分。过年的压岁钱他找各种借口多存几块不上缴。放学的路上,他常常顺手捡些破烂……一年下来,他居然也攒了一百多块钱。当他把这叠凝聚着自己手温的钱塞到她手里时,她泪落如珠:“我怎么可以要你的钱……”
“是我的钱你才可以要。这是咱们的钱。我没有抢没有偷,这钱是干净的……”他说。看着她把钱珍重地装进贴身小口袋里,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身为男人的气魄。
他们也还是下棋。不过一盘棋往往很难下到底。她要给母亲熬药,给全家做饭,给小弟洗手洗脸检查作业,还要趁空儿洗衣服抹桌扫地……她的残局常常就由别人代走了。有时候她忙完了,也会静静地站在一边看他和别人下。若是察觉他走错了路或是没有看出应走的路,就会情不自禁地发话:“咱不走这个,咱走那个……”或是说:“咱这么好的棋,都让你的臭手给搅了。”听着她的指点,挨着她的嗔骂,望着她娇艳的红唇,品味着“咱”的幽深意趣,他的棋子儿越发走得落花流水。然而心底却漾上一个个朦胧而美丽的梦来。梦的纷繁枝杈和婉转啼鸣摇曳着他日日不得安宁。

喜欢和爱之间作者简介

编辑
乔叶:中原大地上的紫色牡丹
乔叶: 女,汉族河南修武县人,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河南省文学院最年轻的专业作家。 中国作家协会员。河南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第三期学员。创作十余年来,出版散文集八部,长篇小说一部,中短篇小说若干。获首届河南省文学奖及第三届河南省文学艺术成果奖青年鼓励奖。
乔叶于199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96年加入河南省作家协会,200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算起来已经有十二年的时间了。总体看来,乔叶的文学创作大致可分为两个部分:一,散文创作。二,小说创作。

喜欢和爱之间主要作品

《虽然·但是》
迎着灰尘跳舞:乔叶随笔——青春文坛新偶像文丛
· 一个下午的延伸
· 我承认我最怕天黑
· 紫蔷薇影楼
· 从窗而降
· 取 暖
· 深呼吸
· 棉花盛开
· 一些琐碎的人和琐碎的时光
· 裸体聚会
· 乔叶
· 谢辞
· 生命常常是如此之美
· 有一种人
· 不要担心完美
· 盘点愿望
· 做个愚不可及的人
· 柴禾妞儿
· 曾经这样爱过你
· 一个字和另一个字的婚恋
· 剪子,石头,布
集体活动和小组活动全部完毕,休假到了最后阶段。大家都忙着购物和告别。余真除了吃饭和散步,基本都待在房间里,不出去。喧闹的知了唱着长长的歌谣。她的手机和电话在这喧闹声中,反而静下来。
面当然还是要见的,天还是要聊的,只是余真再也接不到他的短信,听不到他电话里的声音。让手机和电话消闲一下本来是她一直想要的,可突然就这么静下来了,她却是如此不能适应。她控制不住地去翻手机,查电话线。
手机和电话都似乎死了。
她想他。是的。她想他。以前,他的电话来的时候,她是兴奋的,愉快的,也是微微厌恶的。放下电话,她就会觉得自己的胃被撑得太饱了,直打嗝的那种饱。她得慢慢儿消化,一小时,两小时,直到下一个电话打来,似乎才算完全吸收好。而他对她的短信骚扰则是她手机里的阳光——夏日的毒太阳,一条条的短信烤得她出汗,快乐,也焦躁。她念叨着太阳落山,灼热的大地一点点宁静下来,清凉下来,暖淡适宜的小风,如锦似缎的天空。这是她最惬意的黄昏,阳光的余温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享受。等到余温渐渐冷却,他的又一轮太阳已经在她的手机体贴地升起。
现在,黑夜来临。他在吊她的胃口。他在饿着她。他正在用他的方式一点一点地击垮她。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正如男人对女人常用的那个词:泡。泡的道理和火候他都太懂了,浓泡,淡泡,深泡,浅泡,紧泡,慢泡,高泡,低泡,硬泡,软泡,酸泡,甜泡。现在,他用的是热泡之后的,冷泡。
他是一个九段泡手,而她也不是最单薄的一抹明前茶。有什么花招就使吧,反正是休假,闲着也是闲着,她愿意奉陪点儿眼神,好好看看。这个当口,谁熬不住,谁就得死。
最后一夜。吃过晚饭,散步归来,余真刚进电梯,胡也跟了进来。电梯里只有他和她。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余真下意识地离他远了一点,双手把住扶手,缩在一个角落里。胡笑了笑。余真这才发现自己缩得不对。这几乎就是用神情在鼓励他了。他果然靠过来。不靠过来就对不起她的羞怯。
“你干什么?”
“你不是看见了吗?什么也没干。”他撑住那个角落的两边,把脸探过来,蹭了蹭她的脸,“电梯里能干什么呢?什么也干不了。”
他几乎是色情地重复着那个“干”字,音色缠绵,像一个情人在对她低吟。自己应该愤怒。余真知道。可她还是控制不住地要沉醉到这种声音里去。从一开始,他就是冒失的,她也是。他们彼此的冒失,多么合拍,多么真实,多么息息相关。
“我去你房间。”他说。
“不。”
“你来我房间。”
“不。”
“那你说怎么办?”
多狡猾。似乎他给予她的是多种选择,而实际上,他的目的都只有一个:他要和她待在一个房间。而这种繁复隆重的询问形式又决定着他们待的内容会是多么枪林弹雨,血肉开花。
“还是凉拌。”
“别这样。”他笑,“小牛,别这样。”他用嘴唇亲吻着她的头发,温热的呼吸一缕一缕地扑到她的头上,顺着头发又流下来,淋浴一样。他真是情场老手,太懂了。太他妈的懂了。余真伸出胳膊想要推他,他握住她的手。他确实让她无法抗拒。他知道怎么逗她。他叫她小牛。她喜欢这个称呼。他那么老。她喜欢他老。她喜欢他用他的老包涵她的样子。他的老让她放心。他的老像一片广场,可以让她随心所欲地撒欢儿。他是那么合适那么合适的一个人,可以让她自由自在地放毒。
她是坏。他们都坏。
余真绝望地看着电梯的数字往上蹦,身体里一些按捺不住的让她羞耻的想法也往上蹦:一,二,三……到了。
在提示音响的一瞬间,他的手在她的衣服外面揉了一下她的胸脯,旋转式的。然后他转身按住开门键。门外站着几个等电梯的人,有人向他们颔首致意,于是余真的嘴角荡出一抹微笑,轻声向他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他说。走出电梯,他一直跟她到房门口。他还是来了。执拗地,不能抗阻地,来了。
余真站立不动。
“开门。”胡说。
“不。”
“乖,听话。”
“不。”
“不听话会吃苦头的。”胡笑,“我会强暴你。”
强暴。他居然用了这样一个词。余真回头。胡惊诧地看见她脸上突然飞起的红晕,她急促起伏的胸脯,她炯炯有神的双眼。仿佛,有什么东西把她的身体叫醒了。是“强暴”那个词吗?他无意中一句粗鲁的挑逗对她而言居然真的是一种有效的催情?
电梯铃响。又一批人即将从电梯里拥出。胡抓住余真手中的钥匙牌,打开房门。
然后用脚一踢,门惊天动地地撞上了。
此刻,余真的愤怒也到了极点。这是她的房间,他凭什么?他真的想要强暴她吗?是,“强暴”这个词确实让她敏感和兴奋,但她和别的女人不可能一样。强暴对于她们或许是好玩,是刺激——如他所言,在安全的前提下,是一种有劲的游戏。但她没有这个前提。她曾经被强暴过。那个最早在她身体里留下烙印的男人,冥冥之中,以他的方式决定了她对男人的认识方式。宛若一个从不知辣的人,突然被人揪住了脖子大灌朝天椒,她受不了。但在这受不了之后,这辣还是进入了她的饮食习性。她不得不铭记,不得不回想。
那个夜晚以来,她已经平安地生活了十六年,十六年来,她一直接着那个男人在强暴着自己。每天每天。时时刻刻。她终于被强暴得如此苟且,如此不堪,如此不能让自己忍受。不过三十二岁,她已经把自己的心强暴成了一把骨头。
至于身后的这个男人,他是谁?他算什么?他以为吊了她这么两天胃口她就会对他这套欲擒故纵的把戏抵挡不住?他果真以为她是那种半推半就的贱人?
他错了。她要让他知道他的错。那就让他来好了。让他来好了。让他来好了!
他来了。他不由分说地抱住她,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哧!哧!她能感觉到她的裙腰被他的手撕出的一道道小口,有风从那小口里飕飕地窜进来。
这个坏男人啊。
然后他想要扯下她的内裤。他抓住她的乳房。她咬他的肩,胳膊,手。咬她能咬的一切,他们两个如两头兽,不言不语。奋力搏斗,顽强抗争。她蹬,抓,踢,他抱,搂,吻,最后他的两只手像钳子一样掐住她的脖子,她像青蛙一样扑腾来,扑腾去,他毫不松手,就在她觉得自己就要投降的一刹那,她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把指甲掐进他的肉里。
他把她松开了。
她把他的手掐出了血。
他默默地看着她。他知道了:她不是在和他游戏。她也看着他,默默地看着他。
许久。
“过去,有什么事吗?”
“……”
“小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他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头。当他的手离她的头越来越远的时候,她能清楚地感觉到有几根头发还在依依不舍地追随着他手指离去的方向。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那个夜晚,那个人离去的时候,也是这样,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头。
被拿走的什么东西,回来了。
她伏在胡的肩上,泪水崩溃。胡温柔地拍着她,没有趁机乱动。他真不愧是情场高手。他知道她此刻的泪水与他无关,不过是借他的肩膀一用。

喜欢和爱之间获奖情况

曾获河南省文学奖及第三届河南省文学艺术成果奖青年鼓励奖。中篇小说《打火机》(原载《人民文学》2006年第1期)获得第十二届“小说月报”百花奖。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载《收获》 2008年第3期 )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2007—2009) 。

喜欢和爱之间对乔叶的评价

这些年来,乔叶的散文作品频频被《散文选刊》《读者》《青年文摘》等刊物转载,仅转载量就达二百余篇,乔叶也被多家媒体评为“十佳青春美文作家”。2003年,乔叶又被国内最具影响的第一文摘期刊《读者》聘为签约作家。她的散文,评论界称道为“文笔细腻独特,清新隽永,富有哲理和智慧,对生命和人生的意义有着深沉的思辨和探索,多样化的题材统摄在机敏的基调中,蕴藏着准确动人的知识内省,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
词条标签:
文学书籍 出版物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