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支那共产党

编辑:大道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9 11:51:42
编辑 锁定
印度支那共产党(越南语:Đông Dương Cộng sản Đảng 印度支那法属印度支那,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曾是东南亚地区影响较大的一个革命政党,其前身是越南共产党(越南语:Việt Nam Cộng sản Đảng )。它是20世纪30年代初在共产国际的直接帮助下建立起来的,1931年4月即成为共产国际的一个预备支部,1935年7月又转为正式支部。
中文名
印度支那共产党
外文名
Đông Dương Cộng sản Đảng
建立时间
30年代初
前    身
越南共产党

印度支那共产党简介

编辑
印度支那共产党党旗 印度支那共产党党旗
共产国际世界革命战略的指导下,印度支那共产党主要在越南领导人民群众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民族独立的革命,参与了1930-1931年的义静苏维埃运动,组织了反对法西斯主义的印度支那民主阵线,建立了越南独立同盟会,为1945年8月革命的成功作出了应有的贡献。[1] 

印度支那共产党沿革

编辑
在越南,第一个共产党人是胡志明。1925年,他在中国广州创建有共产主义核心的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越南语Việt Nam Thanh niên Cách mạng đồng chí Hội),为成立越南共产党作了准备。
1929年5月,在香港召开的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的大会上,北圻代表团提出了解散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和成立共产党的建议。这个建议未被采纳,于是北圻代表团便退出大会,回国宣布成立印度支那共产党,并于1929年6月发表了宣言。1929年10月,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南圻的同志也宣布成立安南共产党(越南语:An Nam Cộng sản Đảng)。受到这些事件的影响,新越革命党(越南语:Tân Việt Cách mệnh Đảng)——一个具有进步思想的爱国组织也于1930年1月改组成印度支那共产主义联盟。
1930年2月3日,阮爱国(即胡志明)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在香港召开会议,将印度支那共产党、安南共产党和印度支那共产主义联盟三个组织合并,称为越南共产党。同年10月,在香港举行的临时中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会议通过了越南《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大纲》,提出越南革命的性质和任务,并决定将越南共产党改名为印度支那共产党。党的第一纲领就明确提出民族解放和土地改革的口号,领导人民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斗争。1930年—1931年组织群众掀起反对法国殖民者的高潮,并建立“义静苏维埃”短期地方红色政权。1934年,印度支那共产党在澳门建立海外领导委员会,承担临时党中央的任务。1935年3月,在澳门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全党面临的三大主要任务是:巩固和发展组织、广泛争取群众、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大会通过了《印度支那共产党的行动纲领》,作为全党行动指南。
1941年5月,决定组织“越南独立同盟”(简称“越盟”),以便广泛发动群众,建立革命根据地,准备武装起义夺取政权。1944年12月,第一支人民武装部队宣告诞生。1943年,印度支那共产党老挝地方委员会成立。1945年8月,革命取得胜利。1951年2月,印度支那共产党召开“二大”。大会决定将印度支那共产党改名越南劳动党。1955年3月在原印支共产党老挝地方委员会基础上成立老挝人民革命党(越南语:Đảng Nhân dân Cách mạng Lào )。1955年7月,柬埔寨用前抗战人员名义,成立公开合法组织“人民派”,1960年,正式建立高棉共产党越南语:Đảng Cộng sản Khmer)。

印度支那共产党背景及实质

编辑
共产国际从1928年制定的“第三时期”理论出发,认为1928年后资本主义体系已面临全面崩溃,殖民地的革命运动蓬勃发展。为了掀起东南亚的革命高潮,建立一个包括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在内的印度支那共产党要比单独组建一个越南共产党更有影响力和战斗力。因此,在对1930年2月的统一会议的文件作了研究后,“共产国际向越南共产党发出了指示,对越南革命的任务和路线等问题作了一些补充,并建议把党的名称改为印度支那共产党。”由于共产国际的指示就是铁的纪律,加上胡志明再次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出席全会,越共中央只得服从共产国际的安排,改称印度支那共产党,陈富担任总书记。
1931年2月6日,印度支那共产党的一份期刊《工农兵》曾对这个大间题作了解释。它这样说:“越南共产党实现了无产阶级对印度支那阶级斗争的统一领导。然而,‘越南’这个名字不符合于党的革命职责,因为,越南只包括安南人居住的北、中、南三个地区,而印度支那包括越南、柬埔寨和老挝三个国家。因此,改名为印度支那共产党是必要的。虽然,三个国家的种族、语言、风俗、性格不同,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地区罢了。在经济上,三国有着密切的关系。各国的物产必须互相交流,人民才能生活;交通线和港口也必须互相使用,各个国家才能生存。单独一个国家是不能存在下去。在政治上,三国都被法帝国主义侵占,都遭到一个帝国主义的法律、政策的压迫和剥削。因此,三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和一切被压迫的劳苦群众要想获得解放,打倒帝国主义,取得独立,要想推翻帝王官僚,粉碎奴隶的枷锁,要想打倒地主,获得土地,就不能孤军作战。因此,越南、老挝、柬埔寨的无产阶级和一切被压迫被剥削的群众必须同心协力,才有希望获得解放。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和一切被压迫群众的引路人共产党,它领导的革命就不能只是为了越南、柬埔寨或老挝一个国家。……因此,越南共产党必须改名为印度支那共产党。虽然,党的名称是一种形式,但只要这个形式关系到革命,那就得这样做。”
从表面上看,上述解释是合情合理的,但实质上,它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是对马克思主义国际主义基本原则的严重歪曲。诚然,马克思主义从来没有否认过无产阶级在国际政治斗争中联合起来的重要性,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为此建立了第一国际第二国际,把它们作为反对国际资本的斗争武器。然而,马克思主义也并没有因此而否定各国共产党人在各自的国家里进行革命斗争的必然性。相反,每个国家的工人阶级斗争都是对世界无产阶级的共同压迫者——国际资本的沉重打击,国际主义和各国革命者的具体活动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两者不可截然分离。
共产国际的错误表现在强行把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三个不同国家的革命运动统一在印度支那共产党的一党领导之下,其实质是把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与各国党的爱国主义精神之间的辩证关系割裂开来了。共产国际只看到了印度支那三国的共同敌人法帝国主义,但却漠视这三国的具体国情,看不到这三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信仰和种族等存在着的千差万别:事实上,即使是在1930年一1931年的革命高潮中,印度支那共产党也没有在老挝和柬埔寨建立起分党。尽管1935年在澳门召开的印度支那共产党的代表大会上,老挝和柬埔寨有代表参加,但这两国的党的基层组织却微乎其微。[2] 
参考资料
  • 1.    胡其安.印度共产党纲领+印度支那问题讲话:人民出版社,1954年12月
  • 2.    杜成君,张维克.共产国际与印度支那共产党:青岛大学师范学院《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报》,1997年第01期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社会 政治 外国历史 历史书籍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