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花豆煮熟

编辑:大道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4 23:07:42
编辑 锁定
《直到花豆煮熟》写小女孩小夜与精灵们的故事,曾获日本第二届广介童话奖。小夜的妈妈是山姥的女儿,山姥就是山精。
书    名
直到花豆煮熟
又    名
小夜的故事
作    者
安房直子
译    者
彭懿
ISBN
9787806799970
页    数
96

直到花豆煮熟基本信息

编辑
定价:9.0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装帧:平装
出版年:2006-01-01[1] 

直到花豆煮熟内容介绍

编辑
因为妈妈回娘家了,她的娘家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梅花非常好看的村子,连爸爸也没去过,小夜便总想变成风去寻找妈妈。于是终于有一天她变成了风,飞起来了,她看到了开满百合花的深谷,看到了鹿群,看到了山火……
她的妈妈是山里的神仙,她的爸爸经营着一家温泉小屋,而她是因为一把花豆里生长出的爱情,才来到这个人间。这个可以变成风的女孩,她的名字叫作小夜。这是安房直子留给我们的最后一本童话,她走了,而这个在木兰树上扎满丝带的孩子,却带着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单纯目光,对我们露出了微笑……[1] 

直到花豆煮熟作者介绍

编辑
安房直子,本名峰岸直子,日本著名的女性童话作家。1943年出生于东京新宿区。第二年成为安房喜代年与久子的养女,迁居至香川县高松市。18岁进入日本女子大学国文系。22岁毕业。后来旁听北欧儿童文学研究家山室静研究生院的儿童文学讲座,长达七、八年之久。1962年发表《月夜的风琴》,走上童话创作之路。1966年与伙伴创办同人杂志《海盗》,发表《绣球花》。1968年与峰岸明结婚。 1993年2月25日因患肺炎去世,享年50。安房直子的主要作品有《被施了魔法的舌头》《风与树的歌》《手绢上的花田》《白鹦鹉的森林》《银孔雀》《紫丁香大街的帽子店》《黄昏海的故事》《天鹿》《遥远的野玫瑰村》《花香小镇》《冬吉和熊的故事》《山的童话:风的旱冰鞋》《狗尾草的原野——豆腐店主的故事》《红玫瑰旅馆的客人》《直到花豆煮熟为止——小夜的故事》等,其代表作是《手绢上的花田》《北风遗忘的手绢》《风和树的歌》《遥远的野蔷薇村》《山的童话·风溜旱冰》《谁也看不见的阳台》等 。如果想看,可以在网上买

直到花豆煮熟译者介绍

编辑
彭懿,毕业于复旦大学及日本东京学艺大学,获教育学硕士学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幻想文学理论专著《世纪幻想儿童文学导论》《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长篇幻想小说《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魔塔》《妖孽》,摄影旅行笔记《独去青海》《邂逅白狐——我的新疆之旅》以及译作《遭遇异人的夏天》《安房直子文集》等。

直到花豆煮熟目录

编辑
第一个故事:直到花豆煮熟
第二个故事:变成风
第三个故事:硫磺花
第四个故事:红叶的季节
第五个故事:小夜和鬼怪娃子
第六个故事:大木兰树

直到花豆煮熟评论

编辑
春天的一个短梦 (漪然 ·2006年04月 )
春天的书架上,总是要增加一些新书的,就像春天的树枝上,总是要冒出一些新芽。于是,那个叫小夜的女孩儿,就和柳树上淡绿色的嫩芽儿一样,在一夜的细雨后,静悄悄地来到了我的身边。
小夜,小夜……这个名字读起来就是这样的温柔、神秘,而又带着一丝丝忧郁。莫名就让我想起,小川未明笔下的那个月夜,和那消失在月光里的白蝴蝶精灵;还有新美南吉的小狐狸,它在夜晚的灯火中独自走出森林,只想买一双小小的手套;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圣诞节的夜晚看着星星坠落;温蒂在暖暖的夜风中飞向蓝色的永无岛……在静谧的深夜,什么样的人都会出现,什么样的事都可能发生,因为,那正是做梦的时节。
小夜,就是这样一个与梦为伴的女孩儿。小夜没有妈妈,她的妈妈自始至终只出现在奶奶告诉她的故事,还有她一个人的想象里。小夜梦中的妈妈,是来自“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梅花开得非常好看的村子”,那里是没有人类可以涉足的,只属于大山、天空、树木和精灵的世界。当小夜的奶奶一边煮着花豆,一边平静地诉说着小夜的爸爸妈妈如何在山路上相遇的故事,这个村子就浮现在那冉冉上升的白色蒸汽中;当小夜奔跑在山谷间的吊桥上,张开双臂的一瞬,这个村子就轻轻飘扬在白色百合花的清香里;当小夜在幽暗的树林里,和像她弟弟一样的小鬼怪娃子并肩赶路,这个村子就挂在弯弯细细的白色月牙儿上……
这是一个懂得如何在幻觉中寻找安慰的孩子。小夜没有哭过,即使她想到妈妈的离去,“胸口就会一阵发冷”,可她还是会认真听着奶奶的话,相信那“一半是真的,一半不是”的故事,并对着她想象中的妈妈露出微笑:
“变成风,变成风,我要变成山风!”
但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变成风,不,因为她太留恋这个喧嚣的尘世了——她喜欢追逐秋日阳光下嗖嗖飞舞的蜻蜓;她喜欢睡在洞穴一样的储藏室里,看家里人忙来忙去;她喜欢找爸爸要一块炸香菇,一边呼呼吹着一边吃;她喜欢背着箩筐,去暖洋洋的大山上采摘野菜;她喜欢收集丝带,那样滑滑的、有一股好闻味道的丝带,只是看上一眼,她的心就会突突跳个不停。
在梦与现实间,小夜不断地徘徊着。她不想长大,不想离开那个可以让她感到安全舒适的梦幻之乡,可她还是不得不长大。她可以对鬼怪娃子撒谎说自己只有八岁,然而当她再也看不到这个孩子出现的时候,她也只能用他说过的那句“我不能和十岁以上的孩子来往”,来给自己一个好梦不能成真的理由。她许诺要送给木兰树一根最漂亮的丝带,却又悄悄藏起了那条天鹅绒的绣花丝带,这或许并不完全是一个女孩子爱美的私心,而更是她为自己留下的一个借口,这样她才可以继续留在现实里,同时又相信自己看不见山佬的存在,只是因为她没有兑现那个美丽的承诺。
“对不起了,山佬。”小夜对着天空轻轻地说道。这句对不起,却仿佛更像一个道别。从煮花豆的香味中开始的一个短梦,就这样静悄悄地飘远了,因为小夜有了新的妈妈、新的生活,她的新妈妈在厨房里煮的也不再是花豆,而是放了鸡肉、栗子和蘑菇的奶汁烤菜。
看到这个结尾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自己八岁那一年,在搬家之前,望着老房子的窗口,那种奇怪的黯然心情。照理说,搬进新家,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本来是应该觉得喜悦的,可我偏就高兴不起来。也许,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懂得了人生中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灰色墙壁上的涂鸦,木头窗框上的雨痕,窗外的那棵葡萄藤,这一切,都像是有生命的精灵,可我却无法把它们带走。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不会第二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于是,有的人,就选择了忘记,有的人,却选择了把它一直留在自己的心里——人的心,其实就如同生活在泥土中的萤火虫,即使没有人看得见,它也总要为自己留一盏灯,那小小的、微弱的光亮,就叫做“幻想”。
“在我的心中,有一片我想把它称为‘童话森林’的小小的地方……那片森林,一片漆黑,总是有风呼呼地吹过。不过,像月光似的,常常会有微弱的光照进来……”
安房直子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她没有将那些光亮一直留在心里,而是敞开了心闸,把它们放飞到了那永远吹动着山林之风的故事里。只有已经不再是孩子的人,才会懂得她描写的孩子;也只有已经长大的小夜,才明白“直到花豆煮熟”意味着什么。当我提笔记录这篇文字的时候,春天还在:一群春游归来的孩子,正一个牵着另一个的衣襟,走在毛茸茸的水杉树下……然而,当又一个和暖的日头升起,又一阵淡淡的西南风吹过,夏天的浓荫会片片袭来,代替春日的柳烟花絮,之后,就是秋雾与冬雪;那水杉树下的孩子,也就在四季的轮回之间,改变了模样。只是到那时,他们还会不会记得走在春光里的这一刻呢?他们又会不会和小夜一样,仍然相信,自己可以变成自由的山风?
春天是短暂的,所以,才更应当被珍惜。梦终究要醒来,所以,才更不该被忘记。

直到花豆煮熟文摘

编辑
小夜没有妈妈。
小夜生下来没有多久,妈妈就回娘家去了。所谓的娘家,就是妈妈出生的地方,那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梅花非常好看的村子。不过,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夜的爸爸,也没有去过那里。
“因为那是山姥的村子。”
小夜的奶奶说。
“你妈妈,是山姥的女儿啊。”
奶奶说,因为是山姥的女儿,所以就回到山姥的村子去了,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
所谓的山姥,就是山之精。山之精与人,完全是两码事。
可这完全是两码事的两个人,为什么会结合到了一起呢?小夜想。还有,好不容易结婚了,为什么又分开了呢?小想又想。只要这样一想,胸口就会一阵发冷。
小夜的村子下雨的日子,山姥的村子也会下雨吧?小夜的村子的绣球花盛开的时候,山姥的村子的绣球花也会盛开吧……
一个从早上起就下起了一整天的雨、无事可做的日子,小夜轻轻地对奶奶说:
“我真想去看一次山姥的村子啊!”
奶奶正在用一口大锅煮花豆。爸爸昨天就去北浦镇采购食品去了。而且,宝温泉没有一个客人。给雨一淋,大山深处的温泉旅馆就更加寂静了。
奶奶打开锅盖,一边哗哗地往煮得软软的花豆里倒砂糖,一边说:
“谁也去不了山姥的村子。你爸爸去不了,小夜去不了,奶奶我也去不了……”
“那爸爸是怎么见到妈妈的呢?”
“啊,要说那时候的事……”
奶奶把煮豆子的火弄小了一点,盯着小夜。
“你要是想听你爸爸是怎么见到你妈妈的经过,奶奶可以讲给你听,不过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小夜点点头:
“一直到花豆煮熟,慢慢地说吧。”
说完,小夜就一屁股坐到了厨房的地板上,抱住了双膝。[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出版物 书籍